艾旅欢迎您


艾旅欢迎您

蓝天下同是过客,采摘点点绿意,一声你好,你的笑容最灿烂!

飞舞转折一瞬间,相遇乃因缘分,哎呀朋友,谢谢你热忱到访!

2007年9月7日星期五

这条砾石路

这条路,铺上一层厚厚的砾石,从沥青大道逶迤通达园林深处,两旁尽是些橡胶树和油棕树,或是未垦的芜杂丛木,朴素之极,也谈不上什么好风光。这是我经常必经之道。

这一次,临近傍晚时分,不同于往常,在路上我嗅到一股浓郁的气味;空气是香的,是香水的味道。还在纳罕之际,就赶上了一队人群的后头。说是一队也没错,他们是一个紧跟着一个走的,秩序井然约略八九个人。队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走在前头的是一位老者。大概是老人历经风霜,经验丰富,足以挡风雨而绰绰有余,所以带头前进当之无愧。押后的是一个壮年男子,身材结实,皮肤黝黑。分别以两个男人走在前后,间中妇孺的胆识必然得以增加。原住民的强护弱精神倒也使我欣羡。

香水味原来是从年轻女子身上荡开来的。论风姿,还不能以花枝招展来形容,但也可察觉她们的妆饰,是经过一番细心妆扮的。

这一队人是赶赴市镇上的一场露天舞台表演晚会。久居深山,难得出来见见世面终究是好事,他们的眼瞳里,略显兴奋中更深沉地隐藏着探索时髦的欲望。惊悸,疑惑与怯惧在眼神内处隐隐泛透——山林与市镇截然是天渊。

东闯西窜于山林原野,他们具备很强的适应能力,丝毫不会迷路。可是来到市镇,犹如走进迷宫,陷阱处处,走进去不见得会找到出口。

文明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较量,比之山林里野兽与野兽的争斗,更具杀伤力。原住民男人在山林中捕猎野兽很有办法,对兽性了如指掌,知己知彼全在掌握中。可是面对文明人的狡诈,却一筹莫展,变成待宰的羔羊。

文明人一点也不文明,行径之卑劣,怎堪称之为万物之灵?一些无耻文明男子,欺凌她们的无知,诱骗了原住民的年轻女子,事后竟食髓知味竞相传告,贬损她们作为人类的尊严,践踏她们的灵魂。

晚间,这一条砾石路,阴森中隐伏着四只脚的野兽,也隐伏着两只脚的禽兽;野兽并不怎么可怕,披着人皮的禽兽更可怖。

这条表状默默的砾石路,宛如心脏深处分布的血脉,流动着强护弱的脉搏,也流动着强噬弱的脉搏。

3 条评论:

  1. 其实不见得完全如此,你也能说文明人很能应付文明社会的生活,可是面对兽性也会让他们感到恐惧。双方面都有可怕的一面,却也都有美好的地方,只是文明社会的特色毕竟给人比较阴险的感觉(讲得好听就是斗智啦)。

    或许文明人之所以被称文明人,是因为其中会出现有智慧的人,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是智者,都是仁义之士。在深山野林中的人即使不仁不义,威胁也不大,因为他们懂得不多阿。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劣根。当然,我赞同文明人的某些行为相当可耻,不过人性如此,我也只是是从比较综合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仁兄莫怪。

    回复删除
  2. 你有什么见解,尽管提出来,我都能够接受,毕竟我们是在讨论。

    无论什么肤色人种,总是有好人和坏人,明理的和劣根的。

    这篇文章,是站在维护女性的尊严而写。不管原住民女性怎么落后,还是必须尊重她们是人类,依然享有所有女性所应该获得的权益。然而,当那些男人为了满足色欲凌辱她们时,并不是这么想。

    当我们遇上原住民的时候,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心中总有一种优越感。自我认为优越的心态一膨胀,潜意识就缺乏对弱者的认同,因而有了等级之分。

    回复删除
  3. “当我们遇上原住民的时候,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心中总有一种优越感。自我认为优越的心态一膨胀,潜意识就缺乏对弱者的认同,因而有了等级之分。”

    这句话我倒是认同的,这是人性中的另一个弊病,欺善怕恶。。。
    知识,加上人性,又在没有智慧去控制的情况下的后果。所以,人除了要有知识之外,还要有智慧。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