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旅欢迎您


艾旅欢迎您

蓝天下同是过客,采摘点点绿意,一声你好,你的笑容最灿烂!

飞舞转折一瞬间,相遇乃因缘分,哎呀朋友,谢谢你热忱到访!

2007年9月10日星期一

赴一场生命之约

让我们的想象力天马行空遨游一下,设想宇宙没有了,会是怎么样的境况?那一个叫做天空的地方,没有了万物赖其能量生存的太阳,没有了皎洁美丽又富诗情画意的月亮,没有了令人遐思的点点繁星,其时已不能称之为宇宙。完全没有概念,脑子里的确不能勾勒一丁点的形象,因为那已经超乎我们的经验范畴。

星球终究会灭亡,蓝色美丽的地球无可避免。环顾整个宇宙,地球很渺小,人类只不过是好象空气中的一粒尘埃;相对于宇宙星体的寿命,人类的寿命实则微不足道,是时空之旅的过客。每一个生命个体只不过是这个星球的点缀品;大自然与我们的创造力如一抹色彩彩绘了这颗星球,仿如为它添上斑斓图案,它因为有了这些点缀而呈现活力。可是一旦爆炸了,图案就变得毫无意义。

既是如此,那么生命又是为啥而生存?这是很奥妙的事情,人类乃至整个生物界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人类本身恐怕也验证不出绝对的论点。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确是见仁见智。聊以自慰的只能套句老话: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被降之于世,就得为生命固执倔强地活下去。

纵观人生的确多坎坷。我们的一生匆匆而来,也匆匆而去;赤裸而来,却带着喜怒哀乐而去。悲欢离合更迭交替于一生,我们很无奈,打从我们甫出自娘胎,生命就已被设定必须遵守人生游戏规则。

规则前,事在人为,有人活得潇潇洒洒,有人却活得凄凄惨惨戚戚。潇洒也不见得乃真性情,其中或许隐蔽着对规则的恐惧与回避,凄戚则是挣扎于逾越或循蹈规则桎梏的矛盾。生命中有太多的挑战,有人经得起风雨俨然屹立,也有人经受不起沉重而崩溃。有人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有人却拒绝成长返璞归真。

人类可说是作茧自缚,咎由自取,只因我们约定了太烦的道德礼仪,社会规范,生活准则。为了这些樊篱的不可逾越,因此人性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变质,惶惶地随波逐流,将自由奉给束缚,让人权甘被侵蚀。

一个婴儿的诞生,习惯上我们是说生命的新开始,即是由生步向死。或者我们能不能换成另一种说法,说是生命的倒数?一切生物总离不了从酝酿、萌芽、发展到灭亡的规律,即每一个生命都有生存的限定期——我们不知道时间的长短——因此每过一分一秒就是缩短生存的期限,亦即从生回归向死。

从懵懵懂懂的童年,少不更事的少年,探索人生的青年,到成熟稳重的中年,生命中经历了几许风风雨雨,多少高低起伏与得失?越是成长越多负担,难怪人到老年要看淡人生!

有人曾经这样说过,初生婴儿以第一声啼哭向世界报到,因生命本质就是痛苦的。想想似乎也有些吻合。姑不论它是否乃科学之说,你说呢,生命是喜还是悲?

新生命的降临是很无奈的事,由不得他选择愿意或不愿意,这是动物性本能所造就。只因文化的演进,人类把这些天赋转变成有意识的职责——传宗接代。

所谓传宗接代,广义是延续人类品种,实质是涵括狭义的自私心态,只承传某个宗姓的香火而已。试问谁有这样的情操,在添了一个小生命后说自己是为了建设人类工程而努力?

我们蛮横地把传宗接代强化为封建礼教,强使它赋予男性特权,藉此主宰两性之间生命意识的均衡与公平。只有男性才能传宗,才可接代;而女性只沦为为他人传宗接代的工具。因受这种礼教的潜移默化,男性认为是天经地义,女性也认为是理所当然了。

新新人类的新女性虽已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权利,但如果还是不能摆脱这种礼教约束的思想框框,终究还是无法真正掌握自己的生命,终归还是男性世界的附庸。经常可以听闻一些女性有意或无意间把自己生孩子之事说成为他男人而生。可悲乎?这听来可多恶心,将自己的地位沦为低级的主仆关系!爱情在哪?或许这是一些女性的爱情观,她们有自己的诠释,以此为乐,为其所为而甘于失去自我。但以现代人的观点,这种奉献不足以蔚然成其伟大之处,往往是一厢情愿而已,不见得女性的尊严就会受到尊重。哀哉女性!

这是两性共有的世界,身为人类就必须活出人类的尊严。每一个存在于这世界的人都是特殊的,独一无二的。我们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自己的生活方式。天生我材必有用,那又何必囿于一个小圈圈小框框里,仰人鼻息而活?

人生的欢乐与悲哀,为生命增添了多姿多彩。退一步想想,什么事情都能转化为一种情趣。这一生是如何走一趟,就看我们自己的抉择了。生命过程是贫瘠抑或丰沛,全赖我们的智慧。

曾有哲人说过:生命是不断地学习如何做人,而当我们学会做人时,已经是面对死亡了!

2 条评论:

  1. 唉,你最后一句话,可谓人生对人生开的大玩笑也!~

    回复删除